2017中文字字幕66页

跨世紀教育官方網站歡迎您!

全國加盟免費咨詢熱線:

400-0123-869

i i
當前位置: 首頁> 最新資訊 > 行業資訊

最新資訊

2017中文字字幕66页LATEST NEWS

中國民辦教育協會楊志彬:加大對民辦園服務 促進學前教育發展

發布時間: 2019/3/11 15:20:27瀏覽數:856

中國民辦教育協會副會長,學前教育專業委員會第二任理事長楊志彬,于3月4日發布了一篇題為《加大對民辦園服務,促進學前教育發展》的文章。以下是全文內容:

學前教育是終身學習的開端,是國民教育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重要的社會公益事業。辦好學前教育、實現幼有所育,是黨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是黨和政府為老百姓辦實事的重大民生工程,關系億萬兒童健康成長,關系社會和諧穩定,關系黨和國家事業未來。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學前教育事業快速發展,資源迅速擴大、普及水平大幅提高。2011年開始連續實施了三個學前教育發展計劃,至今已有8年了。國家積極補短板,在不斷增加投入、促進政策保障體系、擴大資源、提高普及水平、有效解決“入園難”、加強教師隊伍建設等諸多方面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認真思考八年的歷史,總結經驗與教訓,更好促進學前教育發展十分重要。

一、 民辦園大發展是連續實施三年行動計劃的最顯著成績。

20101121日國務院頒布了促進學前教育發展的國十條”,拉開了三個“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的大幕。

文件發表時我國學前教育發展的現狀是什么呢?

2010年共有各級各類幼兒園15.04萬所,公辦園和公辦性質的園(以下統稱為公辦園)4.8萬所,占總量的31.989%,民辦園10.23萬所,占68.011%2010年毛入園率建國以來首次過半,達到56.6%,“入園難”是當時的社會突出問題。雖然民辦園數量是公辦園的2倍多一點,但是對解決“入園難”問題的貢獻率還遠不及公辦園。2010年全國在園幼兒(包括學前班) 2657.81萬人,公辦園在園幼兒占57.327% 民辦在園幼兒占42.673%。對56.6% 的毛入園率而言,公辦園的貢獻率是32.45%,比民辦園高出8.3個百分點,民辦園貢獻率僅為24.15%。公辦園對解決“入園難”困難的貢獻遠高于民辦園。說明公辦園切實發揮了“保基本”主體地位的作用,這就是實施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的基礎。

在促進學前教育發展的三年行動計劃中,國家堅持把“大力發展公辦幼兒園,提供“廣覆蓋、保基本”的學前教育公共服務。加大政府投入,新建、改建、擴建一批安全、適用的幼兒園”連續作為最重要措施。經過上上下下幾年的不間斷努力,實踐結果卻不盡如人意,公辦園不但沒有穩住“保基本”的主體地位,反而逐年退步,把這個最重要的主體地位讓給了突飛猛進的民辦幼兒園。

2017年全國達到25.5萬所幼兒園, 其中公辦園9.46萬所,比2010年增加4.65萬所,數量增長96.7%。民辦園16.04萬所,比2010年增加5.81萬所,增長56.79%。民辦園增速遠低于公辦園,說明國家在加大公辦園建設中花了大力氣,在數量發展上取得了大成績。

實施三年行動計劃開始后,國家不斷努力投入,大力新建擴建公辦園,但是解決兒童入園實際問題的能力卻明顯不足,與數量發展速度很不對稱,起到的實際作用逐年降低。2017年國家毛入園率達到79.6%公辦園在園幼兒2027.8萬人 ,比民辦園在園幼兒少544.5萬人,解決幼兒入園的貢獻率僅為35.09%

民辦園在國家只給政策不給錢的情況下,數量增速緩,內涵發展快。從201024.15%的貢獻率,以平均每年2.91個百分點的速度增加,2017年民辦園在園幼兒達到2572.34萬人,貢獻率是44.51%,比公辦園多做出9.42%的貢獻,為國家解決“入園難”困難做出了第一位的貢獻。成為國家解決學前教育“入園難”“保基本”的主力軍。這是實施學前三年行動計劃七年來的重要成績。實踐證明,堅定不移的相信民辦幼兒園、支持民辦幼兒園、依靠民辦幼兒園,這是我國現階段促進學前教育發展的成功經驗,是一條康莊大道。

為什么國家花了那么多錢卻沒有收到應有效果?值得深思!應該向人民做出說明。

二、民辦園大發展是區域經濟不平衡的必然結果。

發展學前教育,由“國務院領導,省級和地市級政府加強統籌,縣級政府承擔落實的主體責任”。我國區域經濟發展不平衡,各地區學前教育基礎不同,每個縣要解決的首要任務緊迫程度不同,發展學前教育的任務指標應該因地制宜,不應該用一把尺子“一刀切”。

當前各行各業千帆競發,個個爭先。地方政府是否有足夠的資金建立以公辦園為主體的學前教育保障體系?是否愿意舍去擴大經濟發展的資金,拿出大筆的錢征地建設公辦幼兒園?是否具備持久增加政府編制、增加投入的持續后勁?建幾個新的公辦園容易,建成保障體系難;保證公辦園硬件建設容易,保證合格教師的數量質量難,短時期一次性投入容易,長期持續投入難。各項任務重擔都壓在縣級政府,到底干的過來干不過來,需要實事求是思考。地方政府無論在財力、物力、人力等方面有難言之隱。學前教育發展不能一蹴而就,必須從實際出發,特別是從經濟發展的實際出發。教育與經濟發展緊密相關,民辦園的迅速發展是當地經濟發展現狀的必然結果。

經濟條件好的大城市為改善民生,街頭不僅都使用水沖式公廁,還安裝了空調設備,冬暖夏涼,是好事。經濟落后地區的學校,公廁還是操場邊上的旱坑,臭氣熏天,冬寒夏熱。并不是領導不重視學生的環境,是因為實在沒有錢。

發展學前教育主體責任是縣級政府,各縣經濟水平差距很大,條件差的縣應該把規范發展民辦幼兒園作為第一選擇,或者加大省級政府的調節力度,以減輕縣級政府負擔。

公辦民辦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辦,都是養育祖國的花朵,都是為了培養國家未來的建設者和保衛者,都是為了培養實現兩個“百年夢”的棟梁。教育目標一致,攜手并進,共促發展。

三、提出問題更要解決問題,責任必須落在實處。

三個學前教育行動計劃提出的政策很好,問題在于缺乏解決實際問題的具體原則和責任部門。

“小區配套園”,這個問題從“國十條”就提出來了。文件說:“未按規定安排配套幼兒園建設的小區規劃不予審批。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作為公共教育資源由當地政府統籌安排,舉辦公辦幼兒園或委托辦成普惠性民辦幼兒園。城鎮幼兒園建設要充分考慮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接受學前教育的需求”。

第二個三年行動計劃重申“各省(區、市)出臺小區配套幼兒園建設和管理的實施辦法,對規劃、建設、移交、舉辦以及回收、補建等作出具體規定。2015年年底前,城鎮小區按國家和地方相關規定補足配齊幼兒園。”

第三個行動計劃繼續重申開展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專項整治,對未按規定建設或移交、沒有辦成公辦園或普惠性民辦幼兒園的要全面整改,2018年底前整改到位”。

2018117日,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中再次嚴肅要求“各省(自治區、直轄市)要對小區配套幼兒園規劃、建設、移交、辦園等情況進行專項治理,2019年年底前整改到位”。

解決“小區配套園”的問題從2011年到2015年,又到2018年,再到2019年必須完成,直至今年兩會召開前幾天的225日教育部才牽頭召開一次碰頭會。工作一拖再拖是問題遲遲得不到解決的根本原因。

解決“小區配套園”問題很復雜、很困難、很艱巨,地方政府、開發商、舉辦者、業主等多方面利益都有交集。國家頒布法令之前,有的舉辦者借貸或籌資向政府交了錢,向開發商交了錢,買斷了小區配套園的產權,成了私有財產。或者簽訂了二十年的長期使用合同。現在的情況是:政府回購沒有錢;舉辦者申請辦營利性幼兒園,教育領導部門不批準;只批準申辦成為普惠園,但是普惠園又沒有補貼,或補貼不到位等等。舉辦者買園的借債遠未還清,真是欲哭無淚,預告無門。得了錢的是地方政府,債臺高筑是老百姓,實在是風波四起,人心惶惶。舉辦者對地方政府的武斷措施不解和反感,對國家的法律尊嚴產生置疑。

我們不禁要問:國家每次提出這一問題后,應該由那個部門落實?各負哪些責任?落實的怎么樣?有那些具體情況?有什么困難?是如何解決的?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有哪些經驗和教訓?作為教育主管部門的教育部應該承擔什么責任等等。如果說從第一個三年行動計劃時就開始認真落實何止現在如此。教育部的文件不能只提出問題,不能只管說不管做,不能說的多做的少,遇到困難繞著走。上面不逼下面不做,上面逼急了下面就亂做,好話有人說,難事無人擔責,諸如此類的現象并不是個案。真抓實干才是促進發展的硬道理。

四、解決民辦園存在的實際困難,促進普惠發展。

民辦園快速發展是客觀事實,發展中有這樣或那樣的一些問題也是客觀事實,規范發展是應該的,規范發展的前提是認清民辦園存在的主流和本質。

民辦園舉辦者和從業者為了國家發展、為了民族進步、為了教育改革與創新,拿出全部積蓄、拋家舍業、艱苦奮斗、自主創業,流的是汗,滴的是血,有的甚至不惜生命,這是民辦學前教育的本質,是主流、是榜樣、是真正的領軍人物。他們的貢獻和成績永垂史冊,應該盡情謳歌!

單純為了掙錢,“鉆營逐利”炒作學前教育,掙了大錢的是極少數,是非本質,是支流,根本不代表民辦學前教育主流和方向。實話實說,他們當中很多人的“初心”也并非如此啊!

從事民辦學前教育的大多數是首先看到了他的重要和光榮,又看到了社會的剛性需求,更看到干這一行可以得到一定的經濟收益,既掙到點錢又有好名聲,這是絕大多數。他們愿意按照黨的方向積極努力,為學前教育的發展做出新貢獻。

至于極少數園收費很高,每月每個孩子收到一萬多入托費,那也是市場行為,市場的事由市場解決。賣的是質量,買的是服務。如果性價比低,沒有孩子入園,高價園自然會倒閉。

不能把少數當做多數,不能把個性當做共性,不應該簡單的對民辦園冠以“過度逐利”“入園貴”的帽子。

在推進“普惠民辦園”的進程中,給普惠園規定的收費標準低是全國普遍存在的問題,是影響普惠發展的主要矛盾。

如內地某人口大省的二線城市一個非普惠園,每生每月收費800元(含伙食費),300人,月共收入24萬元。房租支出3萬元,教師平均工資2800元,24人支出6.72萬元,保育員平均工資1600元,寒暑假支付500元生活補貼,12人支出1.92萬元,高級管理人員人均4000元。4人支出1.6萬元,廚師2人支出0.4萬元,孩子伙食費標準每天10元,支出6.6萬元,孩子保健費和各種雜費招待費支出0.8萬元,月累計支出22.62萬元,舉辦者月結余1.38萬元。扣除月均攤投入0.5萬元,舉辦者實際月收入0.88萬元,這樣的收入比當地公辦園長每月高出0.3萬元,能算“過度逐利”嗎?如果答應成為普惠園,這所園每生每月收費定價450元,某直轄市的一個區普惠園定價300元,還有的地區僅有100元。想一想這些園普惠以后是否可以生存?

確定普惠園收費標準的關鍵因素是教師的工資。《民促法》規定民辦教師與公辦教師享受同等待遇,應該以公辦教師的平均水平計算民辦教師的工資總額,作為普惠園教師的人力成本。廣大的民辦教師收入很低是普遍共識,這是促進學前教育發展的極大障礙。

一位有從業資質的月嫂,只照看一個孩子,每個月難道不是有一兩萬元的報酬嗎?一位照顧老年人的保姆每月不是也有四千多的收入嗎?一位專業的幼兒教師,每天工作十小時以上,要照看教好二十幾個活蹦亂跳的孩子,每月收入又有多少?公路邊停車,一類地區的大汽車和小汽車每小時平均收費5.6元,一天停車9小時,需要50.4元,一個月22天計算。需要1108.8元。汽車是死物,出現問題有保險公司賠付。一個鮮活的孩子進入幼兒園,老師承擔著艱巨的任務,而且還有各種風險,每月應該收多少錢合適?

如沿海某二線城市定為省級示范園的普惠園每月可收費980元,一年按9個月計算,300個孩子可收246.6萬元。一個民辦園年支出房租150萬元,43名教職工人均4500元,每年12個月計發,工資社保年支出230萬元;水電煤等支出23萬元,增添設備26萬元,年度缺口182.4萬元。應該壓縮哪項開支?政府每月每生應該補貼多少錢合適?政府補貼對外宣傳民辦園有補貼,幼兒園實際沒得到,這樣的普惠政策可以堅持多久?舉辦者可以忍受多長時間?

普惠園推進民辦園普惠性發展,家長盡量少收費,同時獲得高質量服務,就像患者到醫院看病,掛普通號,要求享受專家級的服務水平。經過努力當然是可以的。降低收費,保證質量,一方面需要鼓勵舉辦者承擔更大的社會責任,一方面需要強調政府的公共責任,政府增加投入是關鍵。政府應該確定每個孩子每年補貼都多少錢,成為“法”,從而保證民辦園的基本發展條件。

很多地區對公辦園的資助實實在在,對民辦園普惠園的資助只是停留在口頭上,以北京來說,有的區去年的補助仍然是“面包會有的”,只有空頭支票,被評普惠園一兩年不能及時獲得政府補助。

民辦普惠園收費低,舉辦者顧不上本錢,有的虧本經營,怎么會有辦園的積極性?老百姓怎么相信政府?80%的普惠目標如何完成?

226日,教育部召開2019年第四場教育新春發布會,多位司長介紹2018年教育事業發展有關情況。在介紹學前教育時首次披露了普惠性幼兒園占全國幼兒園的比重為68.57%,增長11.14%,從“國十條”就提出學前教育普惠性發展方針,為什么多年沒有落實情況的說明,沒有全國統一的普惠園標準的情況下,普惠性民辦園的數字是如何得出來的?

公布的在園幼兒數字中,抹去了一貫采取的公辦園與民辦園分別在園多少人的表述,而是采用普惠性幼兒園在園幼兒3402.23萬人的說法,并且向社會公示普惠園在園幼兒占全國在園幼兒的73.07%。這是告訴兩會代表和全國人民,普惠性學前教育發展取得極大成績,告訴全國人民幼兒園只有“普惠”與“非普惠”之分。

是虛假普惠園數字還是真實普惠園數字?是加了一點水的米飯,還是時代的“雙蒸飯”?不管是負責教育的高層領導還是基層領導,還是廣大的民辦幼兒園從業者,哪個真那個假,那個實那個虛,統計數字是不是經得起推敲,究竟是舉辦者不聽話還是政策有不足,大家心知肚明。

實事求是黨的一貫方針,誠信是每個人應有的美德。負責教育的部門高調宣傳普惠園建設取得了很大成績,民辦園從業者的反應卻和領導的宣傳大相徑庭。是官員隱瞞真相擴大成績,還是有人別有用心歪曲事實,反對國家政策,必須以正視聽。

五、依法促進民辦園規范發展。

“依法治國”是國家的基石,習主席近日重申了依法治國的緊迫性和重要性,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堅持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2016年全國人大通過了修訂后的《民辦教育促進法》,這是規范促進民辦教育基本法律,《民促法》是規范發展民辦幼兒園的依據和保證。

“普惠”是習主席解決重大民生問題的根本指導思想。實現“幼有所育”是一項重大民生問題,鼓勵支持幼兒園普惠性發展是一條受到廣大群眾擁護的道路與方向。

“普惠”思想在不同的歷史階段有不同的表現方面。在國家學前教育資源供給不足,眾多孩子無園可上的情況下,民辦幼兒園舉辦者積極投入,為很多孩子解決了“入園難”的困難,不斷提高了我國學前教育的毛入園率,當然是“普惠”思想實實在在的落實。在入園費不斷攀升、家庭投入學前教育成本不斷增加的情況下,國家加大投入,適當降低孩子入園收費的標準,努力讓家長盡可能花較少的錢享受到優質的學前教育,是現在實現“普惠”思想的新要求。

提出“普惠性幼兒園建設”,應該從源頭上講明“普惠性民辦園”與“非營利性民辦園”兩者的內在關系,說明兩者的一致性。而不應該由各省各市各縣自行界定,使民辦園的舉辦者產生疑慮。

中共中央國務院在去年底“學前教育深化改革意見”文件的第(十一條),“健全學前教育成本分擔機制”中第一次表述“非營利性民辦園(包括普惠性民辦園)”收費具體辦法由省級政府制定,解決了一些認識問題。仍然需要明晰的是:一、“非營利性民辦園”和“普惠性民辦園”的深層關系。兩者是從屬關系,還是說“非營利性民辦園”中除了一部分“普惠性園”,還有另一部分是“非普惠園”。這種表述把“非營利性民辦園”分成了“普惠”與“非普惠”,也就是說“非營利性民辦園”并不完全符合國家普惠發展的方向。實在讓人費解。二、增加了舉辦者選擇難度。民辦幼兒園比其他階段的民辦教育學校多了一個選擇內容,只有民辦幼兒園需要普惠性選擇,民辦中小學、民辦高中、民辦職業學校、民辦大學則不需成為普惠性學校,因為國家沒有要求選擇成為普惠中小學、普惠高中、普惠職高、普惠大學的要求。三、增加了民辦幼兒園的選擇次數。根據《民促法》要求,首選“非營利性”,只有一次機會,首選“營利性”,可以有一次改為“非營利性”的機會。目前很多省對“普惠性民辦園”的審批是兩三年認定一次,也就是民辦園每兩三年需要選擇一次。

這樣重大的決定應該與法律表述一致,應該有統一的文字表述,同一事物不同的表述,會導致認知障礙,影響民辦幼兒園規范發展。遵循《民促法》的法律規定,只有行政部門率先遵法,上下一致,才能更好規范民辦園發展。

中共中央 國務院提出“普及普惠安全優質”發展學前教育的戰略方針,到2020年實現毛入園率85%,普惠率80%的兩項指標。時間緊迫,任務非常艱巨。實現目標的關鍵是“打破體制觀念,從理論層面和實際操作層面貫徹公辦民辦并舉的方針,把規范的過程變成服務的過程,加大對民辦園的服務力度,把對民辦幼兒園的扶持政策落在實處。“規范就是服務”,“上下同心,其力斷金”,完全相信,把政策交給群眾,緊緊依靠群眾,實現國家高質量發展學前教育的目標就一定實現!

再次建議:

(一)成立黨、政府、人大、政協、婦聯和民辦園代表組成聯合檢查組。監督檢查地方政府對“意見”的落實情況。

(二)設立教育部、省市和縣級政府的咨詢熱線。給民辦園在普惠中、在分類選擇中建立一個咨詢政策、反映訴求的通道。

(三)各級教育領導部門做到信息公開,給人民群眾一本明白賬。

國家為發展學前教育投了多少錢?投在了那兒?地方投了多少錢?投給了誰?給民辦園補助了多少錢?發給了那個園?給那些孩子資助了伙食費?政府要做到公開透明,定期公布于眾,取信于民。

(四)保護民辦幼兒園舉辦者的私有財產。

在分類選擇政策實施細則修訂審議中,要保護民辦幼兒園舉辦者的私有財產,特別是使用自家土地和房屋開辦的幼兒園,尤為慎重。

尊重舉辦者的自主選擇權。

《民促法》明文規定是:舉辦者自主選擇。當前民辦園“被普惠”“被非營利”的現象比較多,有的行政領導為了完成任務,強迫舉辦者選擇“普惠”和“非營利”,剝奪舉辦者“自主選擇”的權利,這種錯誤應該得到及時糾正。

今年是建國七十周年,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祖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各個方面都取得了巨大成績,廣大人民群眾無比驕傲與自豪。深入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以《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為指針,讓民辦幼兒園為國家學前教育發展做出更大貢獻!